证监会张网短线操纵
经济观察报 黄利明 刘欣 2009-11-28

  一直以来被认为是打擦边球的短线操纵行为,如今在监管上已经全面升级。

  11月25日,证监会正式公布对莫建军短线操纵案——因操纵证券市场没收其违法所得77.48万元并处同等罚款。

  据本报了解,3年前莫建军的开户资金约880万元,仅仅利用这些资金,2008年底其操盘金额已高达6000万元,近期更已接近亿元。

  3年约10倍的收益!而这背后,却掩藏着莫建军对证券市场的短线操纵——虚假申报股价,经证监会查实其操纵涉及7只股票。

  记者调查还发现了莫建军在股市中的另一些“印迹”——其携巨资出现在5只股票的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中,特别是近期,其参与了走势彪悍的新大陆、东信和平等股票,并与超级散户叶玉莲、王素芳、徐柏良同列其中。

  监管之网正在铺开。在交易所监控的数百个账户中,证监会目标直指参与股票爆炒的江浙游资,甚至有意抓住典型而追究刑责,以高压之势达到震慑效果。

  一、操纵7只股票

  时间追溯到2007年2月16日,南方汇通的股价连续3个时段出现短时间内的大额买单,每笔均在78万股左右,但这些买单每次都在几分钟甚至几十秒后就消失。

  此系出自上海大户莫建军之手。

  当日连续竞价阶段11点11分13秒至11点22分29秒,莫建军连续4笔申报买入,共计306.8万股,申报价格从第1笔的6.07元逐笔提高至6.18元。

  但他并不想真实买入南方汇通。上述申报每次均快速撤单,距申报时间平均1分10秒,最短的仅间隔31秒。一般而言,这种频繁申报撤单操作需要眼疾手快,且判断准确,否则难免意外成交。

  虚假的大额申报一般能给投资者造成买盘汹涌的假象,因此南方汇通股价从申报前的6.12元上升到申报后的6.22元。

  推升股价的效果达到,于是莫建军在11点20分58秒后的8分钟内进行反向操作,以均价6.21元连续卖出4笔共15.37万股南方汇通。

  当日下午,莫建军两次在南方汇通上故伎重演。第一时间段中,他申报买入6笔共514万股后快速撤单,几乎同时又连续卖出25万股;第二时间段中,他申报买入5笔共计48万股并撤单,随后又连续抛售35万股。

  当日,莫建军在南方汇通的申报撤单量高达1168.8万股,占该股票买入总申报量的32.7%。同时,其当天抛售该股共套现资金约468万元。

  此后的5个月,虚假申报的操作手法被莫建军继续频繁用于综艺股份、中钨高新、泰豪科技、高鸿股份、长城电工、巨化股份6只股票,单只股票套现资金从730万元一路飙升至逾2000万元。此间其操作手法也越发娴熟和多样,比如在集合竞价阶段推升股价甚至直接以涨停板申购继而撤单。

  2008年4月20日,证监会对莫建军涉嫌非法操纵正式立案。据悉,从2006年开始,莫建军一直有虚假申报的短线操纵行为。“最终证监会认定了能查实的7只股票的违法行为。”证监会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根据证监会的调查,在上述7只股票、9天交易记录中,莫建军5只盈利2只亏损。通过交易所计算统计,违法所得累计77.48万元。

  其中,在综艺股份、中钨高新、泰豪科技三只的操作上,单个交易日的买入申报撤单量均超过该股票当日买入总申报量的50%。

  二、暴赚路径追踪

  据悉,莫建军开立账户的手续以及账户操作、业务开通及相关资金存取均为其本人。

  莫建军现年48岁,上海宝山区人。与莫建军有过交往的人士介绍,莫有心脏病,但是个很聪明的人,在股市上做得非常扎实。

  记者了解到,未有任何机构背景的莫建军2006年7月4日开始入市的约880万元资金如今已近亿元,3年多的时间里暴增约10倍。

  据权威人士介绍,中间莫建军亦未有新的资金投入。

  记者通过翻阅大量公开资料发现,莫建军这个名字还不断辗转于资本市场,投资大胆且凶猛。

  除了证监会查实的7只股票以外,2006年至今,莫建军的名字还陆续在风帆股份、首创股份、华仪电器、同济科技、新大陆5只股票的十大流通股股东中短期出现,持股市值从600多万元渐渐变成逾5000万元。这除了因为时值牛市以外,亦与其短线操纵违规获利有关。

  当然,莫建军也并非常胜将军,2008年一季度末,其以持有328.27万股出现在首创股份的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中。记者计算,其买入该股季度内平均股价为18.67元,卖出的季度内平均股价却为10.6元,可以说损失不浅。

  但莫建军最近在新大陆的操作上却是获利丰厚。2009年三季度末,其以持有224.6万股列入该股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买入的季度内平均股价为10.19元,之后的平均股价为14.59元。该股股价在9月14日由7.59元启动,1个月内飙升逾100%超越16元,11月4日股价一度高达16.99元。如果在该股启动前进入且能踩准卖出时点,莫建军短短1个多月就能斩获约2000万元。

  另据了解,莫建军近期还参与了东信和平股票交易。该股自9月14日启动以来,至11月25日涨幅已达92%。

  值得一提的是,新大陆与东信和平两只股票今年三季报的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中,均有超级散户之称的叶玉莲、王素芳、徐柏良。

  三、监管剑指游资

  正是莫建军账户内持续的操作异动,令交易所与证监会将向他撒下监管之网。但由于过了两年的追诉时效,否则根据刑法规定,可对莫建军操纵证券、期货市场的行为追究10年之内的刑责。

  在听证时,莫建军对证监会的处罚表示了抗辩,他觉得2007年这种行为普遍。

  但证监会的人士指出,虚假申报撤单是在不断地诱使投资者做一些与实际交易状况不符的判断,影响到股价成交量及当时交易气氛。

  记者采访的北京两家证券营业部负责人均表示,当时这种虚假申报的短线操纵行为比较普遍,包括现在依然有。这在很多投资者眼里是短线操作的技术手段,是打政策擦边球,但如果当时的行为足以影响股价那确实是违规。

  不过,未来这种擦边球将难脱其责。因为在这背后是证监会对短线操作监管的全面升级与布防,并且目标直指那些参与短线操纵的江浙游资。

  据记者了解,如今交易所方面对几百个资金账户有着密切监控,莫建军的资金量并不算大的。

  近10年来,有部分投资者特别是部分江浙一带的游资,利用证券市场交易制度找到了 “很好的盈利模式”。他们当中包括两个交易所长期监控的一些大户。

  “这些人是不是参与内幕交易并不好说,但都是短线操作,一两天。但是很多做法,从发达市场经验也好,从监管要求来说,实际上是违规的。”证监会相关负责人表示。

  上交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庄股覆灭之后,短线操纵呈扩散、升级之势,严重扰乱正常的市场交易秩序,成为监管重点。

  目前,短线操纵形式主要有:虚假申报撤单、尾市交易操纵、连续交易操纵、信息操纵、股评“黑嘴”等等。此前,证监会曾查办过周建明、张建雄、卢道军等3人的虚假申报案。从他们的违规涉及情况看,证监会对于短线操纵的监管正趋于扩大甚至全面监管。

  上述证监会人士坦言,江浙一带炒股票形成的大户,在规则的边缘行走了很多年,现在突然明确了新的规则,要对其进行打击的时候肯定是不适应的,心理上的对抗也非常强。但是市场必须要有一个规范的过程,打击这种行为,认识到这种行为的危害性和违法性,然后减少和遏制行为。

  为此,上交所设立了市场监察部,专门负责对内幕交易、短线操纵等证券交易违法违规行为进行监控。

  据悉,上交所建立了以报警驱动为主要特征的交易监控系统,针对不同短线操纵手法设计了不同的预警指标。同时,还建立了证券异常交易数据分析系统,专门开发了针对各种短线操纵模式的分析模块,并在“周建明”案、“张建雄”案、“卢道军”案等案例基础上进行总结,不断完善短线操纵分析指标体系。

  在交易所,有一个“高危账户”的“黑名单”数据库,即较频繁发生异常交易或惯于短线操纵的账户,受到重点关注和监控,并进行定期排查、及时更新。

  截至2009年9月底,上交所共发现并调查异常交易行为471起,其中发出书面警示函106份,约见会员公司谈话12起,走访会员及其营业部12家,并有部分进行限制账户交易。

免责声明
本网站所载公开信息的获得尽可能可靠、准确及完整,但不对其精确性及完整性作出保证。 本网站所载研究报告及投资观点并不构成对取阅者实质性的投资建议或 浦银安盛公司最终的投资结果。 投资有风险,请谨慎选择。投资本公司所管理的基金前,应仔细阅读相关的《基金合同》(《基金契约》)及最新《招募说明书》。